Saturday, 29 April 2017

掀起热潮滴 “水蓊果”!

掀起热潮滴 “水蓊果”!

最近连续衝了好几个地方,真得好累。因为出外拍鸟比起工作还需更早出门。可以说没有好
好休息。接下来也休息了两个星期,充下电再继续。虽说现在是拍摄鸟儿好时机,但还是健康
为首。所以过后也选择离家较近的地方走走。虽然本身还在休息当中,但是鸟友们还是继续
的寻找着自己目标。


每一天都会看见脸书Fb鸟友们不断更新自己所拍的鸟儿。两个星期刚好过了,鸟友也放了
最近蛮火红的家伙。Jumbu fruit dove - 粉头果鸠。其实早在今年年头时在KL一带果树也
掀起一陣熱潮,只可以说耐心和运气真的不能缺。耐心我有,但是真真需要的是运气。
去了三番四次,还是遇不上一直到现在。果然,这次鸟友放的照片感觉上应该容易拍上吧。

而且又在KL一带。就在休息两个星期后的周末直奔鸟点。

这所谓鸟点也不是什么神秘地方,大家熟悉的国家植物园~Taman Botani Negara Shah Alam.
到达后还需走一段路~很累咯。大概1公里吧。。。终于,看到果树啦!心魔又来胡思乱想,
鸟不会出来的啦。不信邪。。。一定来。这可果树不同Ampang拍那一棵,这里引来的鸟儿

很有
限,最为明显的是Sooty barbet -
褐拟啄木鸟。~它们最多只飞来食果。


Sooty barbet (Caloramphus fuliginosus)- 褐拟啄木
Sooty barbet (Caloramphus fuliginosus)- 褐拟啄木
最后一次遇见它时一只难求,但是这棵果树要拍它就有拍必应噢。相比它的亲属,这只
褐拟啄木算是独一无二,只有它的颜色最单调。其余的就各有特色。不久,也来了3位鸟友
恭候星鸟到来。一个小时过去,怎不出来啊。。。其中一位鸟友也不耐烦地出外走走寻看
其他目标。但我喊是坚持留守,说不定它会出现。终于,
皇天不负有心人。。。其中一位鸟友
喊着。。。
粉头果鸠来了!!!

Jambu fruit dove (Ptilinopus jambu)- 粉头果鸠 / 雄 - Lifer
 刚出现时,它站着较高的树。。。可能对人敏感或探个究竟。可惜,这不是成鸟。不过,此机
会可遇不可求,拍了先。没多久,它也飞了下来我们理想中的位置。不过呢,它不是来食果。
既然躲在果树后面的树棵。。。怎样拍啊。还能怎样。。。等, 继续等它出来食果。
~~~ 半小时又过去了,终于下来啦。。。虽出来食果,不过是在果树后方位置。见头不见身,
见尾不见头。但我还是相信可以拍到它的近照。可惜,就是不出来。。。时间也不早。
下午1时。。。肚子而得很。就决定出外医饱肚子明天再衝。

第二天一早出门,到达后时间尚早。门也还没开。。。15分钟左右大门开了。直接买票
加买早餐直奔果树。今天和昨天情况差不多。。。目标没有出来,但是现场人数增加。
10多人左右。。。同样差不多时间,目标再次出现,还是一样不是成鸟。

Jambu fruit dove (Ptilinopus jambu)- 粉头果鸠 / 雄 - Lifer
Jambu fruit dove (Ptilinopus jambu)- 粉头果鸠 / 雄 - Lifer
这就是粉头果鸠成鸟,和幼鸟相比还差一些时间吧。在此谢谢Ming Lee兄弟借出照片。

由于出现时间不长或躲在较后方位置,所以也尽量拍摄。今天运气也比较好,
同时间也有其他鸠类飞入食果。

Pink-necked green pigeon (Treron vernans)- 红颈绿鸠 / 雌 - Lifer
Pink-necked green pigeon (Treron vernans)- 红颈绿鸠 / 雌 - Lifer
Pink-necked green pigeon (Treron vernans)- 红颈绿鸠 / 雌 - Lifer
Pink-necked green pigeon (Treron vernans)- 红颈绿鸠 / 雌 - Lifer
 可惜只拍到雌鸟。实在怕人,大概半小时左右。。。多数鸟儿陆续飞走。当然,还有另一只
鸠鸟可拍,不过在另一颗果树。距离不远。。。

相比粉头果鸠,这只鸠鸟就一群大概10只左右。。。老早就在果树隔壁树上恭候我们。
当然也希望它们下来给我们拍美美。忘了,它是Little green pigeon -
小绿鸠。

Little green pigeon (Treron olax)- 小绿鸠 / 雄 - Lifer
Little green pigeon (Treron olax)- 小绿鸠 / 雄 - Lifer
Little green pigeon (Treron olax)- 小绿鸠 / 雄 - Lifer

Little green pigeon (Treron olax)- 小绿鸠 / 雌 - Lifer

 雄鸟的却粉美咯,希望下次可以拍得更美。敏感度也蛮高。在此我也请教了鸟友指导关于
这类型鸟类,简单说它们都属于鸽子大家庭,为何一些名称叫dove, 然后一些称为pigeon。
通常体型较大一般都称为pigeon,中型dove或pigeon都会用上。体型最小都称为dove。

但並沒有严谨的分类标准。

连续到访两天,真的好累,好处就是可以乘机运动下。可惜扛着器材不好受,虽然
我的
不是大炮重量。时间差不多,太阳高高挂,鸟也飞走。

走,回家去。
谢谢,毕。

Tuesday, 11 April 2017

续南下北上后 - | 富隆港 | [下]

续南下北上后 - | 富隆港 | [下]

其实拍摄红头咬鹃期间,中间也出现另一只星鸟 - Long-tailed broadbill - 长尾阔嘴鸟。
由于
红头咬鹃拍得也差不多,也立刻把镜头转向长尾阔嘴鸟。看来鸟运很不错。
咬鹃和阔嘴鸟都是主要目标。来得合时。。。不过长尾阔嘴逗留不久,也很活跃。
没多久也消失林中。不过心里有数,应该拍得不好,也好做个记录吧。这时来了一家大小
拍鸟友,父亲和3个孩子。就和他们说,红头咬鹃还在,赶快拍吧,但他们就给我另一个
劲爆消息 -
长尾阔嘴“正在”造窝!就在附近林道旁。。。 ~ *0* ~ 。。。开始时听到
不以为意,心想,去年也看见它的窝呀,不是拍不到。难道现在容易拍,就质询下朋友。
所以说呢,没经验就是没经验,朋友的反应比我还大。。。就说好明天一早必到富隆港一趟。

已经来到下午4时左右,但是天气还想要下雨,就快快过去看看 “造窝” 情况。确实看见,
只是比起去年的窝差很远。鸟窝只是完成大概15巴仙左右。很小。。。但就看不见成鸟。
明天还有一天要衝,还是回去酒店早点休息。第二天7时左右,鸟友也到了就一起用餐然后
直接过去鸟点。我们慢慢靠近它的窝附近观察,果然雄雌鸟都站在靠近鸟窝附近树枝上。
无论如何也好,鸟正在造窝中拍摄者都保持一段距离,以免小鸟受到惊吓或打扰,
只要
鸟儿成功育雏,它们才会再回来繁殖,虽然这不保证。至少鸟儿数量增加,
皆大欢喜

还等什么,拍咯!

Long-tailed broadbill (Psarisomus dalhousiae) - 长尾阔嘴鸟 - Lifer
Long-tailed broadbill (Psarisomus dalhousiae) - 长尾阔嘴鸟 - Lifer
Long-tailed broadbill (Psarisomus dalhousiae) - 长尾阔嘴鸟 - Lifer
Long-tailed broadbill (Psarisomus dalhousiae) - 长尾阔嘴鸟 - Lifer
Long-tailed broadbill (Psarisomus dalhousiae) - 长尾阔嘴鸟 - Lifer
红头咬鹃再次出现,不过出来时间不长。
Rufous-browned flycatcher 也是一样,出来热闹下。
White-tailed robin (Cinclidium leucurum) - 白尾鴝 - Lifer
 遗憾才一张,其实拍了蛮多。。。统统就是差那么一点。
那一天过后,鸟友们都不懂哪来造窝消息,当天就有鸟友直奔上山就是为了拍
长尾阔嘴鸟。接下来日子你可以想像得到它的魅力。不过还是那句,大家有责任
保护大自然,就好好让它继续下去。大家共勉之。
以上论点如有错误,请纠正小弟。
谢谢 ~ 毕


Monday, 10 April 2017

续南下北上后 - | 富隆港 | [上]

续南北上后 - | 富隆港 | [上]

续怡宝和柔佛取经过后,小弟也没好好休息闲着,来到第三个星期也决定到
富隆港探下鸟运。去年在富隆港目标为Red-headed trogon - 红头咬鹃
Long-tailed broadbill - 长尾阔嘴鸟Silver-breasted broadbill - 银胸阔嘴鸟
结果统统都没拍上, 惟有红头咬鹃拍到雌鸟。
现在想回,确实没有运气加,经验和耐心。真的需要自我检讨。

从三月头开始,鸟友们陆续放上红头咬鹃此照,将毒。感觉像这咬鹃好像包吃。
而且我还欠雄的红头咬鹃还没拍。不计划上富隆港才怪。也没想太多,网上立刻订好
酒店就在来着周末上富隆港。此旅途本身没有约任何鸟友,也想试试一个人看得到
成绩如何。当天早上也没有特别早出门,7点多在吉隆坡出发。幸好当天路上顺畅,
很快的2小时左右到达富隆港。早餐也没吃就过去看看红头咬鹃出没地方。走了2圈,
没什么发现。心想着, 这是它们的领域地区,一定会出现的。这时靠近我放车的位置
斜坡旁的树枝。。。发现咬鹃的踪迹。果然,不过呢。。。是雌鸟。而且还很靠近。
不过天色带点暗,ISO没办法需提高些。

看到吗?由于这是手机拍摄,所以画质不理想。
算是好的开始吧,希望晚些小鸟们会陆续而来。大概拍了十分钟左右,它就往斜坡下飞去。
还很早,过后就去附近商店用餐。然后再到回去看看雄鸟会不会出来见个面。

Red-headed trogon (Harpactes erythrocephalus) - 红头咬鹃 (雌)
 到回刚才拍摄咬鹃地点看看雄鸟有没出现或其他鸟类。刚好遇上另一位鸟友正在
拍摄其他鸟种,反正等待雄性咬鹃出现,就加入鸟友吧,反正一些没拍过。

Rufous-browed flycatcher (Anthipes solitaris) - 棕眉姬鶲
Rufous-browed flycatcher (Anthipes solitaris) - 棕眉姬鶲
Rufous-browed flycatcher (Anthipes solitaris) - 棕眉姬鶲
Mugimaki Flycatcher (Ficedula mugimaki) - 鴝姬鶲(雌) - Lifer
Mugimaki Flycatcher (Ficedula mugimaki) - 鴝姬鶲(雌) - Lifer
 以上两种flycatcher都不太怕人,好拍。Mugimaki Flycatcher - 鴝姬鶲为过境鸟,可惜雄鸟
不出现。可能回去了。就在这时候。。。主角突然就飞来我的前方树枝,靠近的很,爽!

真不好意思, 镜头也立刻转向咬鹃方向,哈。
Red-headed trogon (Harpactes erythrocephalus) - 红头咬鹃 (雄)
Red-headed trogon (Harpactes erythrocephalus) - 红头咬鹃 (雄)
Red-headed trogon (Harpactes erythrocephalus) - 红头咬鹃 (雄)

Red-headed trogon (Harpactes erythrocephalus) - 红头咬鹃 (雄)
Red-headed trogon (Harpactes erythrocephalus) - 红头咬鹃 (雄)
出来大约半个小时还有飞在不同地点, 但还是在它的范围领域里。 终于,给拍上啦!
等了两年叻。真的开心也真的好美的家伙。
现在看来可以休息一会儿。。。 ~\^0^/~
待续。。。









Sunday, 9 April 2017

南下之粉紫魅力 - [下]

南下之粉紫魅力 - [下]

在猛烈太阳底下真的不好受,我和另两位鸟友分头找赤翡翠的踪迹。。。除了红树林较
辽阔之外,前方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林,而且下方还有小溪。单单路过的话根本看不见任何
小鸟在此,除非站的很外面。所以我也没办法,就往小溪里探头光望。。。赤翡翠就没有,
反而发现另一种翠鸟就站在里面的树枝,它是Blue-eared Kingfisher - 蓝耳翠鸟。
比起赤翡翠它的体型小很多。蓝耳翠鸟站的位置其实不好拍。。。勉强可以。因为小溪
外面全部是满满的草丛,需要走进草丛里再往下面看。既然找到你,那可不拍呢。。。

Blue-eared Kingfisher (Alcedo meninting) - 蓝耳翠鸟
Blue-eared Kingfisher (Alcedo meninting) - 蓝耳翠鸟
  体型娇小,但是身上的蓝色真的超亮。说起来这地方从早上到下午。。。已经发现有4种
翠鸟,最早看见的是Stork-billed Kingfisher - 鹳嘴翡翠,Ruddy Kingfisher - 赤翡翠, 
Blue-eared Kingfisher - 蓝耳翠鸟 和 Collared kingfisher - 白领翡翠。还剩鹳嘴翡翠没有拍过,
站得太高,下次吧。 不错哦,小地方可以扫4种翠鸟。

差不多拍到有满意滴,当然收工吃饭去。。。实在不能再忍。(其实并不是很满意),再拍下去
就真的昏过去。休息半小时后再到回去寻赤翡翠。可惜。。。运气应该用完啦。。。一直到
4点多,天气也开始暗了下来。。。雷声响起。 虽然我已经请了假休息多一天才回,由于身体
真的超累,明天也需要驾车回家。我想已经够了吧,天亮拍到天黑。虽然心有不甘,但没办法。
下次吧。

来到第二天早晨,下起细细毛雨。。。呆呆滴在想,来回700多公里, 就将回家吗?还有时间叻。
不管啦,就立刻拿起器材立刻奔去鸟点。到达后余下的更大。。。难到真的回家。
 出来吧,赤翡翠。半小时过去。。。走上走下,零动静。好吧,没关系。。。就进去红树林区
走走,嘿嘿。。。运气来了,赤翡翠正在猎食,拿了器材就慢慢走了过去,幸好不怕人。拍咯!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 Lifer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 Lifer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 Life
总算拍到较满意的光线,虽然不是心目中的粉紫色那只。 这只赤翡翠也很合作,乖乖给我
拍了20分钟左右。 最后它也消失在红树林中。唉。。。够了吧,粉紫色那只也别想了。
是时候回家。整体2天拍摄都很满意,但也有失望时候。也错过了mangrove pitta - 红树八色鸫。
不是没拍到,只是没有满意的
,所以也不打算放图。 3天2夜旅途就这样过去。。。谢谢鸟友陪伴和教导,感恩。我还会再来的粉紫赤翡翠。

累。。。哈!
毕。。。谢阅看。

 


Saturday, 8 April 2017

南下之粉紫魅力 - [上]

南下之粉紫魅力 - [上]

续最近北上怡宝取经过后。心想这下一趟可去得多远,当然要看看有什好料可拍。
其实在怡宝之旅那时,网上已经看见鸟友纷纷放上赤翡翠 照片。而且还很火红。
因为这只赤翡翠身上的羽毛全身带粉紫色,美得很。其实已经去到无法自拔的状态。哈!
一般所看见的赤翡翠都是棕赤色。这也是唯一推动力让我这懒人再次驾远途,有始以来最远
一次 ~ 柔佛州属。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这一天来临。。。也特地请一天假希望可以拍多些。去之前也约好了当地鸟友。因为本身没到过拍摄地点,当然地头虫好办事噢。鸟友也说你几时来都没问题,只是你够
运气吗!这真的不想去想的问题。我当然需要。。。多多都要。

出发当天6时出门,不过2点多才到达柔佛。其实不需要将长时间到达,只是途中经过永平用个
早餐,然后就前往Hutan lipur Sg Bantang,永平过去还需45分钟左右。里面有溪流和瀑布,也是
拍鸟好地方。过去不是找鸟,目的明显,相信网上鸟友也放了不少图。
就是 Rufous piculet (Sasia abnormis) - 棕啄木鸟。一对棕啄木鸟夫妻正在造窝准备繁殖。
由于这次旅途是和家人一起出游,所以不能像以往老早出门前往鸟点。到达时已经11时。
不过鸟点还是挤满鸟人们。不但大马鸟友,连新加波鸟友也过来拍摄。这个时间也预算没得拍
任何照片,听鸟友说棕啄木鸟夫妻早上7时到9时有出来。过后就消失丛林一直到我到达时候。

谢谢Zhongying鸟友提供此照片,当天也是遇上Zhongying兄在此拍摄。
 大概逗留半小时后就立刻再南下Skudai,所以下午才到达鸟点附近。由于第二天才真实拍摄,
所以可以休息休息。很快滴第二天6时左右就直接奔去鸟点附近,鸟友也到达和我一起过去鸟点。此地方不复杂,一条路进出,尽头是红树林。不久后,就听到赤翡翠的鸣叫声,出来吧。
大概1个小时多的寻找声音来源,听起来就是那么近,那么的远。急死。。。当然不想空手回家。
还在寻找中,也来了其他配角。。。
Black-and-red broadbill (Cymbirhynchus macrorhynchos) - 黑红阔嘴鸟

Black-and-red broadbill (Cymbirhynchus macrorhynchos) - 黑红阔嘴鸟
也好,反正没有一张拍得满意的,这次就收货吧。过后呢,赤翡翠还是一样听到鸣叫声,却
不见踪影。没多久,赤翡翠突然在我的面前出现,不但非常靠近,而且还是很低。。。发达咯!
刚好鸟友就在我隔壁,就立刻通知赤翡翠来了,怎知道可能我们动作大了些,赤翡翠转个身就飞走了。。。后悔莫及,转身时也让我惊呆。。。这不就是粉紫色赤翡翠。鸟友立刻追寻它的
踪迹,没多久,鸟友成功找到它,不过这次它站的地方不理想,问题是鸟友怎样指它的站的位置
我还是看不见。鸟友也等不及了,立刻拿了我的相机就按了下去。。。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 Lifer
 怎样,虽然85%以上都很朦胧, 不过也遮盖不了它身上闪亮的粉紫色。但是我还是没有放弃啊,还早呢。。。继续寻找。不过呢,听说这地方不止一只赤翡翠,还有一只,只是身上有少量
粉紫色,所以我也不强求,不管哪一只出现,拍了再说。嘿嘿,运气还是有的,没多久另一位鸟友在红树林位置就飞来了第二只赤翡翠。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 Lifer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 Lifer
 阳光此时强烈,光暗部分对比出入很大,我也尽量做了调整。也尽量拍多些以免走失。没多久它也飞走咯。来到这里,感觉身体好像透支啦,路程其实才一公里里面,一条路走上走下寻鸟或追鸟,加上太阳当天很强烈,汗流浃背,水也喝完, 扛着器材下,不累才怪。鸟友也说,
肚子饿了下午一时就出外用餐吧。但是我还是不甘心,非把粉紫色赤翡翠拿下。就跟鸟友说,用餐过后我会继续待到下午5时左右。鸟友也说会陪我一起寻找粉紫色赤翡翠。感恩啊!!!
待续。。。


 

Wednesday, 29 March 2017

热闹滴 “小市集”

热闹滴 “小市集”

记得去年差不多这个月份,小弟已经计划要拍Ferruginous Partridge 鏽紅林鷓鴣年前
看见鸟友放图时已经非常期待把它纳入记录起来。颜色真的好美。没记错的话,它们
不是常常出现指定鸟点。过了一段时期就隐藏在另一方。所以每一年当有鸟友放图时也
就是鏽紅林鷓鴣再次出现咯。

不过去年确实让我遗憾,拍完的照片全部用不得。也把照片清洗掉。确实当时发生了不愉快事情。过了就算吧。所以今年决定再衝,誓把全部拍下。当然其中第二目标也随之而来。
由于离家才路程1小时多,所以6.30am 才到达此地。

到了现场还以为我一个人, 害怕。。。哈。天色还很昏暗。停车地方离鸟点也有一段距离。
幸好还有3为鸟友前辈比我还早,老早霸好位子。好了,大家都等天亮和目标。但是有鸟已经
出来掏食物了。。。也是我要的新鸟。Orange-headed thrush - 橙头地鸫。虽然天色还是昏暗,
但也阻不了它身上出色橙色部分。美丽极了。。。当然我也心急起来。。。快点天亮吧。大家还是抱着观望的态度。。。过不久其它的“鸟友”也陆续出来。。。热闹极了。最重要的是。。。天色亮咯!

Mountain peacock-pheasant (Polyplectron inopinatum) - 山孔雀雉 (雄)
 在这地区的巨无霸噢。。。相信大家对它不会感到陌生吧。来到武吉丁宜必拍。此时也是求偶时期,遇见母的其间也会为开篷,此景可遇不可求啊。可惜。。。接下来呢。。。主角也来了三只。。。可惜都分开走。

Ferruginous patridge (Caloperdix oculeus) - 鏽紅林鷓鴣 (雄)- Lifer

和富隆港那只山鷓鴣相比,这只颜色最美。而且数量也多了,往年开始看见一只。去年
最高纪录同时出现6只。要几只在一起的话就得看运气咯。由于贪心,所以故意把ISO调低,
当然快门也是有限。所以拍了多数糊掉。
接下来第二主角,
Orange-headed thrush - 橙头地鸫。
Orange-headed thrush (Geokichla citrina) - 橙头地鸫 - Lifer
Orange-headed thrush (Geokichla citrina) - 橙头地鸫 - Lifer
Orange-headed thrush (Geokichla citrina) - 橙头地鸫 - Lifer
名字和鸟够贴切吧,真的很美的家伙。也是差不多时候回到他国咯。
Tiger shrike (Lanius tigrinus) - 虎纹伯劳

虎纹伯劳最具代表性的过境鸟,每一年都是最早到达我国。说离开这里也是差不多时候了。
橙胸咬鹃途中也飞了过来热闹下。由于拍得不好,所以也不打算放图。
今天可以说本身溜达在这鸟点最久的一次,从7时到中午4时多才离开。有点累。。。
今天收获不错,主要的都一一拍下。下次再访。。。
时间真的不早了,大家都收拾东西回家去。
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