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April 2018

顺风 - “鸟友们”

早在新年前夕已经到过隆区植物园到访拍摄绿胸八色鸫,当然同个地点也出现了
蓝歌鸲
綠背姬鶲(雌)。但总是没把绿胸八色鸫拍好,因为目标不是它,而是从日本
或西泊利亚飞来的蓝歌鸲。是的没错,真的没好好拍好过绿胸八色鸫,可能它每一年会
过境大马吧。所以一年又一年给忽略。而蓝歌鸲一直以为高山区才可遇见,幸好这次到访
不止一只,而且还分布3个不同地区。不过呢,新年期间这只并不是我看过鸟友拍的那只
深蓝白色的蓝歌鸲。而是颜色平淡的蓝歌鸲,只是身上带点蓝色罢了,整只浅褐色。
那时想,要等它完整变色不已经飞回国了。那也没办法,因为没拍过,先做个记录。

 以下这张摄于2月新年前。。。感觉离全身转深蓝色还有段时间。
Siberian blue robin (Larvivora cyane) - 藍歌鴝 - Lifer
 4个月后。。。看来也成熟不少,鸟友们也很给力,胖了噢。
Siberian blue robin (Larvivora cyane) - 藍歌鴝 - Lifer
Siberian blue robin (Larvivora cyane) - 藍歌鴝 - Lifer
 变身后出色多了,蛮多鸟友趁着机会追拍避免它离境。关于绿胸八色鸫已经没有任何
回应。看来真的离境。剩下滴就只有藍歌鴝綠背姬鶲。

Green-backed flycatcher (Ficedula elisae) - 綠背姬鶲
Green-backed flycatcher (Ficedula elisae) - 綠背姬鶲
 而你们又几时回呢?但愿你们路途顺风,年尾再见咯。和鸟友边拍边聊下时间也过过得
真快,很快来到下午时间。然后就收拾器材另找目标。植物园大门处附近的水翁果结果
了,吃果的鸟儿必访。但目标只有一个 - Blue-crowned Hanging Parrot - 蓝冠短尾鹦鹉。
Blue-crowned hanging parrot (Loriculus galgulus) - 蓝冠短尾鹦鹉 - Lifer
Blue-crowned hanging parrot - 两趾向前两趾向后,适合抓握和攀援生活。体型纤小,
尾部较短,晚成雏。栖息于平原或低山地带的林木茂盛地方及耕地的植物丛中,
尤其是多花的树木。它们常倒挂在枝条上栖息,所以有“悬挂的鹦鹉”之称。
 

为了拍到理想照片,太阳底下在所不辞,加上严重背光加上鹦鹉们们体形小,
站得高高在上,不然就躲在叶子里吃果。得花多些时间观察此树,看看它们
会不会飞地些啄果实。

Blue-crowned hanging parrot (Loriculus galgulus) - 蓝冠短尾鹦鹉 - Lifer
Blue-crowned hanging parrot (Loriculus galgulus) - 蓝冠短尾鹦鹉 - Lifer

Blue-crowned hanging parrot (Loriculus galgulus) - 蓝冠短尾鹦鹉 - Lifer
Blue-crowned hanging parrot (Loriculus galgulus) - 蓝冠短尾鹦鹉 - Lifer
 可爱吧,可惜雄性鹦鹉却不给力,见到拍不到,蛮活跃的。放心,这是我国鹦鹉,
不会离境。希望下次可以遇见雄性
鹦鹉。好了,时间也不早咯。。。天色开始转暗,
这雨看来不下不可。。。走咯! 

                                                                                 谢阅看,毕。

Monday, 2 April 2018

惊喜上山记

记得去年6月期间最大惊喜莫过于Himalayan Cutia - 斑胁姬鹛。现在想起还历历在目。
短短几分钟就消失高山里。当然希望今年还可遇上斑胁姬鹛。就看看运气来着如何吧。
Himalayan Cutia - 斑胁姬鹛
在这3月里,一直想往云顶半山区里拍鸟,可是一直拖延到现在都去不成。一来一个
人去也显得危险,也不是每个鸟友都要去走走。毕竟路程要走的话好几公里。
刚好鸟友相约到这云顶半山区走走,当然答应,本身2年前也只有到过一次那么多。
当天早上也蛮期待山里会遇上什么鸟儿,也没想到什么意外惊喜。(不要蛇就好)
虽与鸟友越好,不过大家都在不同地方用餐,唯有山里再聚。从门口不到1公里路程
多为上山,够力,累啊。好歹平时“训练有加”所以才可克服这难关,累了就停下罢了,
没什么秘诀。好, 不啰嗦。。。终于来到鸟声四起的范围, 老是站得高高。。。

Verditer Flycatcher-female (Eumyias thalassinus) - 铜蓝鹟 (雌)
Verditer Flycatcher-female (Eumyias thalassinus) - 铜蓝鹟 (雌)
 铜蓝鹟数量蛮多, 可是不容易拍到好的。还有其他目标也一一出现,
可是比
铜蓝鹟站的更高,算了吧。继续前进。。。
Tiger shrike (Lanius tigrinus) - 虎纹伯劳
 虎纹伯劳 - 期待你的变身Robin,还没见过你就回家了。希望再过一时可以见到你的
变身。没多久前方有两位鸟友突然停下脚步,样子也带些惊喜和意外。。。挥手滴
叫我快点过来,说 Schimitar 之类。哇,虽然离你们不远,可惜为何感觉身体很重,
跑将慢的。到了他们身边,鸟儿那里啊!!!我不会罢休的咯。誓把你拍到。
经过有经验鸟友一试再试,嘿嘿。。。出来咯!

Chestnut-backed Scimitar Babbler (Pomatorhinus montanus) - 栗背钩嘴鹛 - Lifer
Chestnut-backed Scimitar Babbler (Pomatorhinus montanus) - 栗背钩嘴鹛 - Lifer
Chestnut-backed Scimitar Babbler (Pomatorhinus montanus) - 栗背钩嘴鹛 - Lifer
Chestnut-backed Scimitar Babbler (Pomatorhinus montanus) - 栗背钩嘴鹛 - Lifer
Chestnut-backed Scimitar Babbler (Pomatorhinus montanus) - 栗背钩嘴鹛 - Lifer
Chestnut-backed Scimitar Babbler (Pomatorhinus montanus) - 栗背钩嘴鹛 - Lifer
 嘿,你们这群人够了吧。。。相信大家都满意手上所拍的。我们看见有一对栗背钩嘴鹛
左右两旁飞,停下时间也不久,其余就看自己吧。此鸟评无危,只是不容易见到也属罕见。
所以对我而言绝对是惊喜。大概一小时多拍摄,太阳之猛烈再美的鸟也难待在此处。
下次再遇吧。。。接下来也没什么把兴继续前进,飘飘然,哈哈。不过也担心拍得
不好就浪费啦。好了,走之前再看看你在哪里躲着。。。
Chestnut-backed Scimitar Babbler (Pomatorhinus montanus) - 栗背钩嘴鹛 - Lifer
                                        好的,不好将凶嘛。。。我走了。再会。。。毕。














Thursday, 29 March 2018

假期南下(下)

经过之前运气不佳的Panti之旅,接下来唯有攻打红树林地区,看看去年的
粉紫赤翡翠今年有没有机会再遇上。一早7时便开车到达红树林范围,
只有我一人,有些孤单和无助。虽然地方不大,一条路上下,但是要找到
赤翡翠几乎不容易。两旁都是树木花草加小溪。只是担心赤翡翠躲在里头乘凉。
事事那会将容易给发现呢,不吸取一些考验怎拿经验。
我也记得朋友指导,不期望什么,重要是自己需要自强。大家加油!

很快的在几小时内也不懂走上走下多少回,水也喝完,太阳也开始晒了起来,
无论可以使用方法也试过了,也开始放弃目标再试试其他鸟。眼看着时间一直
流失,心想怎可能看不见赤翡翠,加上今天待在柔佛最后一天。吃白果真的不好受。
从7时到11时,没发现,唯有临走时再绕一圈,噢,突然不远处靠近进口处传来
好熟悉的细细叫声。嘿嘿。。。运气来了吗? 

开始往声音的方向寻找赤翡翠,你在哪里啊。。。树木超复杂,根本没有什么空间
往里面看,可惜那时忘了自己手上没有任何器材,快快跑回车内扛器材到回原地。
终于,在一个小小空间看见你啦。。。可是树林里带点昏暗,不管啦,乱枪扫射就是。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还不错吧,虽有背光但是着我还可接受。好过空手回吧。哈!等啊,1,2两只叻。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不好意识,我知道那里出错难得一对,既然拍到这样。光圈没调整好,
毕竟它们站在一起只是非常短时间,大多时间都是分开站。所以见到这情况,
还是尽力狂按快门。下次会记得调整光圈。

没多久它们一对既然离开原本树枝,原来猴爷们过来打扰了。。。
哎哟,难得机会,你们既然来捣蛋。没办法,继续寻找它们。
哈,不远处终于再次发现你们。也很低,只是前景花草一些给遮盖掉。
因为我已经用最慢速度移动到它们前方,避免再次飞走,所以一些遮盖在所难免。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
奇怪,拍摄时想起去年的粉紫赤翡翠,感觉上不是去年发现那只。见好就收吧,
还想什么呢。好吧,回去拿车时也拍拍其他发现。

Asian brown flycatcher (Muscicapa dauurica) - 灰鶲
Mangrove pitta (Pitta megarhyncha) - 红树八色鸫
灰鶲也不用介绍了,红树八色鸫本身去过无数红树林,在这地方非常活跃,还没拍
的朋友可以考虑此地。好啦,来到12时,再不回电话就响了。柔佛旅途喜忧参半,
算了吧,拍鸟就是如此。再见朋友!

谢阅看,毕。










Tuesday, 27 March 2018

假期南下 (上)

学校假期来临,也计划了南下4天假期 - 柔佛州。每当南下旅游总觉得路程舒服多了,
因为喜欢路线够平淡,开车也较踏实。哈!假期之前也计划好了要去那里取经。
也约定好了柔佛鸟友带路到新鸟点 - Panti Forest Reserve。

刚学习拍鸟时就听过这拍鸟圣地只是当时根本没想过会去到将远拍鸟。事隔3年,
机会难逢,也不敢抱太大希望。一切顺其自然吧。当天早上7时出门,10点半就到达
柔佛,由于4天旅程都寄住
在亲戚家,由于亲戚工作关系,所以下午1点左右才可找他们
放下行李。
所以就到附近走走。

星期天一早5点就出门在越好地方集合然后一同过去- Panti Forest Reserve。
从亲戚家到
Panti Forest Reserve 不会太远,大概一个小时多就能到达。很快的,
我的车已经驶入拍鸟范围,鸟友也吩咐慢慢驾驶。。。因为我们到了敏感区。
鸟友也很快发现第一目标,但是是惊吓情况下发现。。。结果也把鸟也吓走。
两位仁兄那么紧张,一定是第一次遇见吧 - Black-backed kingfisher(
黑背翠鳥-遷移
然后就下车穿进森林寻找目标(不是本人)。实在佩服,不过也挺危险。
总之大家小心吧。

经一番努力寻找还是一样失望,上车咯。。。继续前进找鸟。
第一只入境的鸟 - Asian Paradise Flycatcher - Brown morph (亚洲绶带) 

Asian Paradise Flycatcher (Terpsiphone paradisi) - 亚洲绶带 - Lifer
 实话说,这只亚洲绶带我也期待已久,只是时常听见它们鸣叫声或鸟浪时出现。
现在也只能做个记录,以后有机会会拍得好点。毕竟不容易,追到底就是,
也唯一一张。
下来继续前进目标为咬鹃。可是又不那么容易,听鸟友说咬鹃们在繁殖期较为敏感。
可是顶多只是久久听见叫声。最后遇见红顶咬鹃, 虽敏感但却超难捉摸, 森林两旁
左右飞大概用了2个小时多才勉强拍摄到它。


Red-naped trogon (Harpactes kasumba) 红顶咬鹃 - Lifer

这次旅程看来嘛嘛滴,不很顺利,要的目标听见看不见,不然就站得离谱的高。
这样就大半天过去,又累又饿。最后不得不回家去,最后也试试了其他咬鹃,
效果还是一样只能说这里蛮多啄花鸟,没办法,现在情况来鸟不拒。

Orange-bellied flowerpecker (Dicaeum trigonostigma) - 橙腹啄花鸟
Orange-bellied flowerpecker (Dicaeum trigonostigma) - 橙腹啄花鸟
 就这样,披着疲倦的身躯驾车回家去-(亲戚家)。。。只能说,今天运气不佳,没关系,
还有两天就不相信运气差。再会。。。



Monday, 5 March 2018

北上南下

不知不觉新年也过得真快,新年期间也没到外出拍鸟,除了KL区,外州真的不敢去。
只怕塞车。也唯一年初3中午时间去了Congkak 2个小时左右。也没什么新鸟种收入。
当然不介意到会特定鸟点等候 “留鸟们” 出来啄食。看到他们的身上色彩,人也开心。
Pale Blue Flycatcher (Cyornis unicolor) - 纯蓝仙鹟
Rufous-backed kingfisher (Ceyx rufidorsa) - 棕背三跐翠鸟
Rufous-chested Flycatcher (Ficedula dumetoria) - 棕胸姬鹟
 元宵节后才正式计划地方拍鸟去。本想周末上山顺便吹吹风,刚好鸟友告知霹雳州有
发现。那就打消自己原定计划,就跟鸟友北上去。。。到了金宝巴刹用餐后就直接过去
拍摄地点。天气晴朗,但是觉得迟些就不是这样说了,太阳看来今天不太友善。
果然不久,天气又晒又日。真的不习惯,因为不是在森林里,而是个辽阔的养鱼地方。
说真的,我真的提不起精神看鸟,距离太远,目标也看不见。一些普鸟还可以拍拍。

Paddyfield Pipit (Anthus rufulus) - 田鹨
Paddyfield Pipit (Anthus rufulus) - 田鹨
Black-backed swamphen (Porphyrio indicus) - 黑背紫水鸡 - Lifer
Black-backed swamphen - 黑背紫水鸡
头一次看见,有两只。颜色确实很美,但还是有点距离。希望下次看见时不是在这个草丛。
这三年来,除了给水蛭捐血之外,也幸运滴没发生过任何事情。这次终于遇上第一件
非常惊险事故。事发来到中午12时左右,天气太热受不了,鸟友终于发现目标,
还没赶到目标给水牛给吓飞。那时就慢步走到离车不远一棵大树乘凉。当然也玩起手机,
20分钟左右,一个陌生又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感觉距离很近,转头看。。。哇!
那不是眼镜蛇吗。。。嘴巴也张开看来是警告我吧。还等什么,拔腿就往前跑。
当然是没追上来,也不晓得蛇会不会追上。过后鸟友也来了,告知后就离开此地
到外用餐。有惊无险,没事。整个旅程基本都只有这些,当然不爽。机会时常有,算吧。

这次旅程总共3人, 其中一位是刚加入拍鸟行程,他也告知KL 区 FRIM 有棵果树结果了。
吸引一群
,那不是我要的目标,还一群啊。只是我们身在霹雳州,用餐完毕也要
2小时,回到KL拿车再去鸟点。哎哟,天黑咯。鸟友也尽量赶车回去好给我拍上。
真不好意识,回到KL大概5点半,太阳刚好还很猛。。。拿车后立刻赶往目的地。
嘿嘿,到达果树位置,看见一位uncle拿着手机猛拍。说来看看这些野鸽子,好美啊

Thick-billed green pigeon (male) (Treron curvirostra) - 厚嘴绿鸠 (雄) - Lifer
Thick-billed green pigeon (male) (Treron curvirostra) - 厚嘴绿鸠 (雄) -  Lifer

Thick-billed green pigeon (female) (Treron curvirostra) - 厚嘴绿鸠 (雌) -   Lifer

Thick-billed green pigeon (female) (Treron curvirostra) - 厚嘴绿鸠 (雌) -   Lifer
Thick-billed green pigeon (female) (Treron curvirostra) - 厚嘴绿鸠 (雌) -   Lifer
一棵蛮大果树,目标就只有你,哈!还不错,补回今早过失。短短一小时,
再强的太阳也需要休息吧。。。这时才真是感觉到累。想想下星期去哪,算了。
补充体力再说。累垮。 谢谢两位鸟友帮助,感恩。谢谢, 毕。


Wednesday, 14 February 2018

分秒必争

续上次到访Ampang果树后,本身知道这不是一次就够,毕竟新鸟种虽然收入2种。
但是我相信还不止这些,所以决定还会去至少3到4次。二月第一个周末,
同样的一早就到达鸟点,而且也只有我一个人。没关系,享受其中。
慢看慢走。大概一小时过去,没什么发现。一对夫妇也随着到来,那就一起吧。
不懂是不是昨晚下过雨,感觉上鸟儿都慢热。。。久久才出现一两只。
随着时间流逝,也想着打消拍鸟念头回家去。

就在这时突然间鸟儿们热闹起来。。。整个人也精神起来扛起器材追鸟去。
Black-crested bulbul (Pycnonotus flaviventris) - 黑冠黄鹎
Black-crested bulbul (Pycnonotus flaviventris) - 黑冠黄
Black-crested bulbul (Pycnonotus flaviventris) - 黑冠黄鹎
 这只黑冠黄鹎的尾巴不知所踪。。。看来怪怪。Pitta 吗?
Asian Brown Flycatcher (Muscicapa dauurica) - 灰鶲
Asian Brown Flycatcher (Muscicapa dauurica) - 灰鶲
  灰鶲几乎所有地方都能遇见,虽没亮丽颜色,但还是讨人欢喜。


Crimson-winged Woodpecker (Picus puniceus) - 红翅绿啄木鸟
Crimson-winged Woodpecker (Picus puniceus) - 红翅绿啄木鸟 (幼鸟)
Crimson-winged Woodpecker (Picus puniceus) - 红翅绿啄木鸟 (幼鸟)


红翅绿啄木鸟今天出现5只带着幼鸟出来啄食,一般都拍得不好,不是站得老远就给
花草树木给遮盖。还好幼鸟不太怕人,都飞来我们前方较靠近的树木啄食。

Everett's white-eye (Zosterops everetti) - 灰腹绣眼鸟
Everett's white-eye (Zosterops everetti) - 灰腹绣眼鸟
Everett's white-eye (Zosterops everetti) - 灰腹绣眼鸟
 灰腹绣眼鸟对我而言一般都不容易遇见,可是今年这鸟点出现的灰腹绣眼鸟特别多,
它们都是群体活动的小绿球。大概5到6只一起洗刷,玩耍之类。。。哈。


Verditer flycatcher (Eumyias thalassinus) - 铜蓝鹟 - Lifer
Verditer flycatcher (Eumyias thalassinus) - 铜蓝鹟 - Lifer
总算目标终于出现,但还是拍得不满意。。。出来时间太阳强的很。下次再来定把你
拍得美美。三年里,还是第一次见到
铜蓝鹟,贵为普鸟,但颜色特别。
最近发现一些照片里拍得不太理想,如
照片不够利,第一次和第二次看的出入有些差别。
                           无论如何,我会尽力而为。何况新的一年才刚开始。。。加油。
                                                                         谢谢。。。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