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February 2018

分秒必争

续上次到访Ampang果树后,本身知道这不是一次就够,毕竟新鸟种虽然收入2种。
但是我相信还不止这些,所以决定还会去至少3到4次。二月第一个周末,
同样的一早就到达鸟点,而且也只有我一个人。没关系,享受其中。
慢看慢走。大概一小时过去,没什么发现。一对夫妇也随着到来,那就一起吧。
不懂是不是昨晚下过雨,感觉上鸟儿都慢热。。。久久才出现一两只。
随着时间流逝,也想着打消拍鸟念头回家去。

就在这时突然间鸟儿们热闹起来。。。整个人也精神起来扛起器材追鸟去。
Black-crested bulbul (Pycnonotus flaviventris) - 黑冠黄鹎
Black-crested bulbul (Pycnonotus flaviventris) - 黑冠黄
Black-crested bulbul (Pycnonotus flaviventris) - 黑冠黄鹎
 这只黑冠黄鹎的尾巴不知所踪。。。看来怪怪。Pitta 吗?
Asian Brown Flycatcher (Muscicapa dauurica) - 灰鶲
Asian Brown Flycatcher (Muscicapa dauurica) - 灰鶲
  灰鶲几乎所有地方都能遇见,虽没亮丽颜色,但还是讨人欢喜。


Crimson-winged Woodpecker (Picus puniceus) - 红翅绿啄木鸟
Crimson-winged Woodpecker (Picus puniceus) - 红翅绿啄木鸟 (幼鸟)
Crimson-winged Woodpecker (Picus puniceus) - 红翅绿啄木鸟 (幼鸟)


红翅绿啄木鸟今天出现5只带着幼鸟出来啄食,一般都拍得不好,不是站得老远就给
花草树木给遮盖。还好幼鸟不太怕人,都飞来我们前方较靠近的树木啄食。

Everett's white-eye (Zosterops everetti) - 灰腹绣眼鸟
Everett's white-eye (Zosterops everetti) - 灰腹绣眼鸟
Everett's white-eye (Zosterops everetti) - 灰腹绣眼鸟
 灰腹绣眼鸟对我而言一般都不容易遇见,可是今年这鸟点出现的灰腹绣眼鸟特别多,
它们都是群体活动的小绿球。大概5到6只一起洗刷,玩耍之类。。。哈。


Verditer flycatcher (Eumyias thalassinus) - 铜蓝鹟 - Lifer
Verditer flycatcher (Eumyias thalassinus) - 铜蓝鹟 - Lifer
总算目标终于出现,但还是拍得不满意。。。出来时间太阳强的很。下次再来定把你
拍得美美。三年里,还是第一次见到
铜蓝鹟,贵为普鸟,但颜色特别。
最近发现一些照片里拍得不太理想,如
照片不够利,第一次和第二次看的出入有些差别。
                           无论如何,我会尽力而为。何况新的一年才刚开始。。。加油。
                                                                         谢谢。。。毕。

Saturday, 10 February 2018

从新出发

从新出发

去年最后一篇稿已经说明镜头给摔坏,也没头绪几时会再更新部落客。整整一个月多,
眼看着鸟友们陆续放图放毒,而我只有看的份。第一个事情要做的事就是先买支新镜头
还给老师,总算放下大石和了件心事。接下来才轮到自己。破财挡灾,算了吧。
谁叫自己粗心大意呢。而朋友也关心地问几时再出山,不好白费这3年里的用功。
自己的新镜头多几天就块到手,当然想第一时间拿了镜头后快衝到鸟点拿下新年第一只lifer。

就在一月最后一天赶上列车,刚好拿了假期就去取了新镜头赶往Ampang果树鸟点,
星期四嘛,已经11点多哪里会有人来呢。。。怎知到达现场,1,2,3,5到6辆车已经
来到现场好好地。不用工作吗,还是老板们啊。算了,这都是不关心的事儿。
毕竟已经一个多月没拍了,感觉怪怪但不陌生。鸟呢。果树也吃得八八九九。
偶尔会出现一些普鹎鸟儿出来啄食。不理了,先热热身吧。。。

Black-crested Bulbul (Pycnonotus flaviventris) - 黑冠黄鹎
鹎鸟种类算有型吧,第一次看见时就给它的头冠给吸引。这颗果树它的出现率并不高,
通常2只左右。下来是。。。

Orange-bellied Flowerpecker (Dicaeum trigonostigma) - 橙腹啄花鸟
 百拍不厌的啄花鸟,可以说是果树里小精灵,果树里那会少得了它们呢。

Grey-and-buff woodpecker (Hemicircus sordidus) - 灰黄啄木鸟 - Lifer
 2018第一只Lifer,刚听到叫声时不以为意,想想过后才想起这不是没拍过的小型啄木鸟。
以我刚才说的,本人特别喜欢头冠的鸟儿,虽这只还没成年,成年的头冠是全红色。
可惜出现短短几秒。就唯有几张作为记录。


Yellow-rumped Flycatcher (Ficedula zanthopygia) - 白眉姬鹟 - Lifer
这是我主要冲着这只Lifer而来最终目的,腹部鲜艳黄色。可惜拍得不好,总是躲在树里
或受其他鸟儿打扰。11时多待到5点多。还是没办法拍好,惟有作罢下一次再访。
2个lifer。。。ok吧。哈。累了。。。回家去。毕!!!

Saturday, 6 January 2018

难忘的2017

转眼间又一年,今年比起往年较充实多了。因为算得上真正往外走走取经。北方州属是我
到访最多次数,单单太平就5次。当然收获也蛮不错滴。错过的也有,没关系。总有天
错过的会把你们一一记录起来。单今年Lifer就有165种鸟类给记录起来。比起其他鸟友,
我才有他们的一半,这也没什么好比较,个人要求不一。慢慢来吧。

现在我也列出和回顾自己喜欢十大鸟种
看来每一年一月份隆市必到访一个圣地 - Ampang Tar 果树
1)Scaly-breasted Bulbul (Pycnonotus squamatus) - 鳞胸鹎
鹎鸟种类繁多,但是对我而言,鳞胸鹎是位置第一美。而且不是每棵果树会出现。
所以它的出现必定令鸟友们疯狂扫射。



 2)Ruddy Kingfisher (Halcyon coromanda) - 赤翡翠赤翡翠,翠鸟是我喜爱种类之一,
它并没有亮丽色彩,可是这只紫到发亮的
赤翡翠确实魅力无法挡,
加上本分没拍过。就第一次南下
柔佛州誓把它拍下。
虽然与紫色那只翠鸟擦身而过,但是今年。。。嘿嘿。





3)Blyth's Pipit (Anthus godlewski) - 布萊氏鷚
它不是我的最爱,但胜在它不属于我国,也不是每年会到访我国。它是流浪式到来到我国。
所以显得珍贵。



4)Red-headed trogon (Harpactes erythrocephalus) - 紅頭咬鵑 - 除了翠鸟,
咬鹃也是我喜爱之一。而且这只也等了1年多。。。终于有机会拍到它的真面目。


 
 5)Little Green Pigeon (Treron olax) - 小绿鸠难想像鸠类颜色将美。。。
当然不止一种。其他的就慢慢摸索。下图为雌鸟。



6)Silver-breasted broadbill (Serilophus lunatus) - 银胸阔嘴鸟第一次认识这鸟时,
就深深爱上这可爱滴
阔嘴鸟,幸运的去年朋友邀约帮忙之下终于把它们拍下。
感恩和以解我前年白果之恨。



7)Long-tailed Broadbill (Psarisomus dalhousiae) - 长尾阔嘴鸟没想到阔嘴鸟2次入围,哈。
这只绝对意外收获,当天也没想到这鸟儿存在。朋友时常提醒,不急于追鸟,
如果热诚还在,任何鸟儿都会
到手的一天。谢谢劝说。




8)Himalayan cutia (Cutia nipalensis) - 斑胁姬鹛这只稀少出现鸟儿真的可遇不可求,
自己也想不到可以把它拍下。朋友说得对滴,追鸟还是看情况吧。总之,开心ing!




9)Gould's Frogmouth (Batrachostomus stellatus) - 鳞腹蟆口鸱时常在想有没机会
遇上
蟆口鸱,这次鸟友巧遇加无私分享,真的感激不尽。林区里这鸟儿可能
就站在你面前,可惜它的伪装肤色太强。




10)Black-browed Barbet (Megalaima oorti) - 黑眉拟啄木鸟拟啄木鸟在大马种类不算太多,但是每种类都有自己特色,体形大小不一,脸型都差不多。所以每只我都喜欢。



好了,10大本身喜爱的鸟儿都在这里,虽然这里的鸟一些属普通,对我而言再普通都
不是什么所谓垃圾。只是它是不是属自己喜欢的种类。今年是我拍鸟来到第三年,
2017年也是我经历最充实和体验不同种种经验和见广,遗憾地来到圣诞前夕早晨,
本身粗心大意之下既然把相机连镜头一同摔在地上,机身镜头卡扣旁已经裂开,
没关系,镜头中段位置跑出,唉。。。只能说为什么是我呢。
对不起, 老师。镜头已经送去修理。谢谢这3年无私的借出贵镜让我
得到想要的和学习。放心,这一切都过去。。。烈火还在燃烧着。
谢谢。。。毕



Wednesday, 13 December 2017

一点也不普通

续太平回来后,一点遗憾就是2大过境翠鸟都拍不到。蓝翡翠需要一点时间计划,
地点偏远些。而普通翠鸟就靠近得多,距离隆区一些公园有河流地方都有可能
看见它的踪迹。之前也有一些鸟友分享过鸟点,只是需要带上伪帐。
去年没拍上这家伙。。。所以决定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见到它为此。
第一次去,确实在,不过站那么远。也用了一天时间躲在伪帐
里等待。没关系,那就第二次再访, 反正现在准备清年假时候。

Scaly-breasted munia - Juvenile (Lonchura punctulata) - 斑文鳥

Scaly-breasted munia - Juvenile (Lonchura punctulata) - 斑文鳥

Scaly-breasted munia - Juvenile (Lonchura punctulata) - 斑文鳥
 等待期间累了就出来走走,刚好附近看见一小群的斑文鸟在啄食。蛮过瘾,因为
喜欢找美美构图。附近就是个花园,也有不少鸟儿会居住或啄食,甚至猛禽。
Coppersmith Barbet (Megalaima haemacephala) - 赤胸拟啄木鸟 - Lifer
 赤胸拟啄木鸟在它族里属于体形最小一种,也比较容易在开放式地区看见。
但是颜色一点也不输其他,各有各特色。不过这拍不好,站得也较高。

Asian brown flycatcher (Muscicapa dauurica) - 灰鶲
 这也是现在较常见到的类,不太怕人。这都是第一次到访时拍的。第二次去时也直接
去了等普通翠鸟,希望运气会好点。这次也不用伪帐了,就躲在较高草丛里来遮盖自己。
果然,第二次运气就是不同,它终于出来而且也蛮靠近噢。。。哈!


Common kingfisher (Alcedo atthis) - 普通翠鸟 (雌)

Common kingfisher (Alcedo atthis) - 普通翠鸟 (雌)

Common kingfisher (Alcedo atthis) - 普通翠鸟 (雌)
Scaly-breasted munia - (Lonchura punctulata) - 斑文鳥
这群斑文鳥还是每一天都在这里吃喝玩乐。。。拍也不会腻。

时间允许还可拍得更好些。这也用掉1天时间等待,收拾器材回家时刚好看见它的亲戚。。。
White-throated kingfisher (Halcyon smyrnensis) - 白胸翡翠
这公园里最多就是这白胸翡翠,都在附近居住。其实这次到访后我还到访了第3次,不过就
什么都看不见,不过有一张出浴照。。。


Brahminy kite (Haliastur indus) - 栗鸢
属于中小型猛禽,附近也时常出没。。。因为公园里很多松鼠和小鸟类。就那么勉强一张。
好咯,3次光顾,还可以啦。再见 - 毕。






北方果树

北方果树

11月初,其实鸟友们都开始恭候着候鸟到访,除了候鸟,本地的鸟儿也不会闲着。
差不多每一天看到不少鸟友一直放毒,果树呐。。。最开心莫过于一棵树上出现
好几种鸟类。当然希望出现稀有地品种。看了地点再说吧。。。霹雳 - 太平。
顿时觉得好累啊。。。3小时左右路程。其实不算太远,只是还是不习惯远驾。
但是为了收入新鸟种,踏出去是必然的事。不罗嗦,问了鸟友些资料。。。
得知还有机会拍,虽然果实所剩不多。

本来想到半夜开车, 去到太平刚刚好早晨。但是就浪费体力,一般从早上都会拍上
一整天。所以就换了计划,去太平的昨晚就已经订了另一家旅店来作半夜到达太平休息,
所以晚上9时多就开车前往太平,经过漫长道路,加无聊胡思乱想。。。终于在凌晨
1时多到达旅店。想想也是对的,至少还有4小时多可以休息。6点见噢。。。朋友。

唉,休息时间过得特别快。快快来个梳洗就check out咯。。。约了朋友在太平动物园见面,
然后先去拍摄第一主角- Common Kingfisher - 普通翠鸟。这个月份可说大马一些角落都会
出现你的影子吧。太平“领队”夫妇也出现了迎接我这位小人物。谢谢你们!
还有你们的用心。感恩。不罗嗦,确实是看见小翠,但是要拍它可说不容易。
蛮怕人。。。但是看到每个鸟友去了太平都有收获,怎能少的我呢。。。
可惜,这翠鸟偏偏不过来,老是站在老远。
只欠东风。。。
干麻不飞过来。。。算了。只等了一小时多就离开小翠地点,果树,!我来也!
距离不远,一颗不会很高的果树,果树看过不少,但是这颗是令我最满意和开心的一颗。
为什么呢,很简单。。。Scaly breasted bulbul - 鳞胸鹎出奇的多,大概7到8只,
而且出现机率蛮高,想必KL果树,出现2只。不受追棒才怪。

Scaly-breasted Bulbul (Pycnonotus squamatus) 鳞胸鹎

Scaly-breasted Bulbul (Pycnonotus squamatus) 鳞胸鹎

Scaly-breasted Bulbul (Pycnonotus squamatus) 鳞胸鹎

Scaly-breasted Bulbul (Pycnonotus squamatus) 鳞胸鹎

Grey-bellied Bulbul (Pycnonotus cyaniventris) 灰腹鹎 - Lifer

灰腹鹎也属较常见一种,可惜南马这里就是没看过。本人还是蛮喜欢喜欢它身上颜色配搭。
盼望了许久,终于看见你们一小群出来食果。当然还是最鳞胸鹎,真的百拍不厌,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此鸟,但是这次总算拍得比较好。来,下来就是期待的。。。
Red-throated Barbet - 丽色拟啄木鸟

Red-throated Barbet (Psilopogon mystacophanos) 丽色拟啄木鸟 (雌)

Red-throated Barbet (Psilopogon mystacophanos) 丽色拟啄木鸟 (雌)

Red-throated Barbet (Psilopogon mystacophanos) 丽色拟啄木鸟 (雄)


             可惜雄鸟就是喜欢躲在树里面打坐。没关系,如果只等你就对其他鸟儿不公平咯。

Square-tailed drongo-cuckoo (Surniculus lugubris) - 乌鹃 - Lifer

乌鹃 - 意外收获。。。当大家拍得开心时突然间在果树后方出现,不好拍,黑溜溜滴。
一拍就半天过去,太阳高高挂。。。暂时休息去填饱肚子先。然后再去遇小翠。。。
怎知还是一样,怎样也不过来就是站远远。就只有等。。。无聊就这样来到5时多。
还是收拾回旅店吧。不好忘了明天还有特别任务。
目标为过境翠鸟 -
Black-capped kingfisher -
蓝翡翠
第二天一早就出门到Matang 红树林地区集合,准备乘船外出目睹蓝翡翠
全程大概45分钟左右。看来这趟旅程和翠鸟没缘份。。。不懂往哪去啦。
老鹰喂食也拍不好,全军覆没。嘛的,真的不容易耶。不过猫头鹰就勉强可以。。。

Buffy fish owl (Ketupa ketupu) - 马来渔鸮

                看过来吧,你躲不了滴。不过又不是完全和翠鸟没缘份,最后安慰奖。。。

Collared kingfisher (Todiramphus chloris) - 白领翡翠

红树林一带都可以看见它的踪影,至于你(Black-capped kingfisher - 蓝翡翠), 等着瞧吧。
就这样,失望滴去了附近用餐然后大概1点半左右启程回KL。累但值得,下回再见。
谢谢 - 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