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December 2017

摇尾记

摇尾记

本身如果没有计划出外州,就会溜去最靠近家Ulu langat附近林区拍鸟,近期除了
还有附近有Blue-banded kingfisher - 蓝带翠鸟, 这翠鸟比起之前介绍的几种就难拍得多。
不但怕人而且在这地方看不见它的固定位置。而我也幸运的见过一次那么多。
当然现在介绍的不是它,因为我拍不到,哈!

Chestnut-naped folktail - Ulu Langat当天就看见一行十多人等待着
Chestnut-naped folktail - 栗枕燕尾
的出现,我也跟着
大伙们一起吧。大概一个小时过去,纵欲看见2只出来。


Chestnut-naped forktail (Enicurus ruficapillus) - 栗枕燕尾 - Lifer      
不好意识啊,也只有一张勉强可出,有机会会重拍。其实主要是拍的尾段,开叉式。
可惜拍不好,所以也不放了。下次再补考吧。

Banded broadbill (Eurylaimus javanicus) - 斑阔嘴鸟 - Lifer
 斑阔嘴鸟, 第一次看见时觉得蛮大只。相比其他的阔嘴鸟确实大了一点。叫声也蛮响亮。
看来在南马的
阔嘴鸟这是最后一种已经收藏完毕。但是不完美,一些想重拍。

下来就是Forest wagtail - 山鶺鴒 - Kuala Selangor
 Forest wagtail (Dendronanthus indicus) - 山鶺鴒 - Lifer
Forest wagtail (Dendronanthus indicus) - 山鶺鴒 - Lifer

Forest wagtail (Dendronanthus indicus) - 山鶺鴒 - Lifer

 两鸟相似的地方也同样的尾部摇个不停。只是它们属远方亲属,也可以说毫无关系。
我也特地去了瓜雪公园拍摄此鸟。当然也有其他目标,只是缺乏运气。
山鶺鴒出现
2只,一只超怕人,另一只真的超不怕人。可以靠的非常近,甚至可用手机拍摄。
太靠近也不是好事, 对焦不到。。。哈。让我拍到满意为止,时间也不早了。
收拾器材回家去。
                                                                        谢谢 - 毕


Monday, 4 December 2017

追赶时光之九月-伪装的“蟆“

追赶时光之九月-伪装的“蟆“

这回来到九月份,鸟点离市区有些距离,较为偏僻的林区。目标都是非常受鸟人追逐的
蟆口鸱。身上的羽毛恰好跟树叶颜色一致。伪装功力蛮强,要发现它也不容易,要多
几双眼睛帮忙看看才可。由于它是夜间行动鸟类,所以比较少人要去寻找它们踪迹。
早上更加不用说,眼力加运气。而发现这只的是Gould's frogmouth - 鳞腹蟆口鸱。应该是雌性的,也不敢确定。

消息也传得蛮快,不少鸟人老早已经把它拍好,而我只能等周末。有心不怕迟,
鸟儿会等我滴。问了些前辈,大概知道它出现位置,周末就立刻去到鸟点等候。
当然它不受食物诱惑,唯有靠鸟友们眼力寻找或它发出的叫声,再寻找位置第一次去,全身刮伤,都是有刺的植物。大概接近15人,最后时刻发现它的踪迹,
但是站的位置非常不好拍,加逆光。
Gould's frogmouth (Batrachostomus stellatus) - 鳞腹蟆口鸱 - Lifer
尾段给遮盖了,逆光加多人。。。拍了记录照就回家去了。但是还会再去的。补考嘛。
第二次去鸟友们也不少。。。但是这回它出现的位置比起之前好多了。

Gould's frogmouth (Batrachostomus stellatus) - 鳞腹蟆口鸱 - Lifer
Gould's frogmouth (Batrachostomus stellatus) - 鳞腹蟆口鸱 - Lifer
它的出现,确实有些抓狂。。。看看它的羽毛颜色,类似干树叶类。除非它站的位置明显,
不然就难发现它。拍的也不算多,早上时段通常它处于睡眠时间,当它固定好位置就可以站
很久,除非受到干扰。我们就可以任拍,甚至一些用慢快门来拍。
总之皆大欢喜就是。~ 谢谢。。。毕

追赶时光 - 七月

追赶时光 - 七月

已经来到2017最后一个月了, 但是之前还有几个月份的照片还没发出,察看既然要到会
7月份。也是记得最清楚的那一个月。上一次说到颈部给不知昆虫咬到。导致颈部红肿。
看了次医生挨了4针。当然也拿到了 MC(病假) 2 天。哈!7月,没鸟拍?错了,Sg congkak
刚好也冒出了新种flycatcher(鹟)。而且还是一对另加一只别种类的鹟。

“呆”在家不如外出收常多2种类,颈部红肿?没什么,出门前全身包紧紧。去到鸟点已经
下午1时, 平时工作日没人拍鸟吗,当然不是的。老板们,外国人,拿假或“病假”的家伙们
都有机会遇上,绝对不会寂寞。现场有好几个外州过来的退休安格。不罗嗦,快快设定好
器材就等目标出来,其实已经出来好多次,现在已经下午时间。但是它们总是爱吃。。。
没多久目标也一一出现,总算没白来。
Rufous-chested flycatcher (Ficedula dumetoria) - 棕胸姬鹟 - 雄 - Lifer   
Rufous-chested flycatcher (Ficedula dumetoria) - 棕胸姬鹟 - 雄 - Lifer
Rufous-chested flycatcher (Ficedula dumetoria) - 棕胸姬鹟 - 雄 - Lifer
Rufous-chested flycatcher (Ficedula dumetoria) - 棕胸姬鹟 - 雄 - Lifer
Rufous-chested flycatcher (Ficedula dumetoria) - 棕胸姬鹟 - 雌 - Lifer
2只就是这样轮流来回啄虫吃。当然,这鸟点是个好地方,时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惊喜出现。
除了着只小家伙,下来就是这些。

White-chested Babbler (Trichastoma rostratum) - 布莱氏雅鹛 - Lifer       
White-chested Babbler (Trichastoma rostratum) - 布莱氏雅鹛 - Lifer
Blue-eared kingfisher (Alcedo meninting) - 蓝耳翠鸟
Blue-eared kingfisher (Alcedo meninting) - 蓝耳翠鸟
Babbler种类繁多,一部分动作超快很难拍上,这只还可以。蓝耳翠鸟也是最近7月里
刚出现的家伙,意识说这鸟点有3种翠鸟出现,要它们一齐出现的话看来是不可能的情景。
它们都会驱赶对方。2种是鱼为主食, 第二是昆虫为主。但是这蓝耳翠鸟偏偏拍不好。
迟些吧,有机会的。时间也不早咯,将拍一下也来到4点多,还要赶回公司载人。
匆匆收拾器材走人咯。
谢谢 - 毕 









 

Tuesday, 24 October 2017

回返林中宝石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十月尾了,说实话最近有点懒。拍了照片虽已做了调整。
但就是迟迟没有更新
博。续北约之旅过后,还想着看来我不会再踏足远门啦。
看来这是完全错误想法,没拍过的新鸟种,那可拒绝。八月中某一个夜晚收到鸟友
通知远在Kuala Tahan国家公园有只星鸟被释放回林中, 问我拍了没。。。
Moutain peacock pheasant 拍了啊,在BT包吃。鸟友那时就说,搞清楚噢,
不是mountain, 是Malayan
peacock pheasant.

哇!这只时时都会在脑海里出现的星鸟,怎可抗拒呢。 问题是在Kuala Tahan国家公园,
本身还没到访过此地。就立刻问问鸟友有没兴趣一起探个究竟看看。没拍过应该都很难
抗拒吧。就约好就在那个星期五晚上出发。大概3小时多,印象中晚上去不太安全,
太多牛只出来路中间休息,加上没路灯,所以不可驾快车。路间也走错方向,幸好遇上
当地居民,最后也安全到达国家公园,不过已凌晨1时多。惟有在车休息等天亮。。。

很快的等到天亮7时,就搭了最早的船只过去对岸然后再走大概1公里多的路程到达
鸟点。还好才我们3个。。。可以随意走动或出入啦。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8时,9时,
扫兴,每隔一个或半小时就来几位鸟人。消息传得真快。最后鸟点也给挤满鸟人。
不过20人。。囧||| . 半天过去。。。没动静,结果第一天吃白果。没关系,还有明天
希望。早点回旅馆休息吧。可怜其他鸟友一日游。M J 是吗。。。哈。

 来到第二天,一早就过去鸟点等候星鸟出来。。。今天真的,真的我们3个。
一个小时后,等到不耐烦当然谈谈天说笑,怎知星鸟出来啄食我们还不留意。
快快咯,跑了就够力。。。

Malay Peacock-pheasant (Polyplectron malacense) 凤冠孔雀雉 - Lifer

Malay Peacock-pheasant (Polyplectron malacense) 凤冠孔雀雉 - Lifer

Malay Peacock-pheasant (Polyplectron malacense) 凤冠孔雀雉 - Lifer

Malay Peacock-pheasant (Polyplectron malacense) 凤冠孔雀雉 - Lifer

出来时间也差不长,拍的当然不够, 但总算好过没有。没有空手回家。
时间也刚刚好,中午时间也消失林中,还有机会的会再访此地。
我们也收拾回家去。累。。。
其实8月到10月份期间还有其他鸟儿还没放上更新,过后会陆续更新。。。
真的懒。还好出外拍鸟还是有滴。
 再会!




 

Saturday, 19 August 2017

北部之约 @ | 越野穿州 | 下

北部之约 @ | 越野穿州 | 下

续Sg Batu, Merbok过后, 用餐过后...就陆续'前往另一个鸟点。不过就不放图啦, 
因种种因素, 所以就此带过 直到中午3时左右, 我们就的离开得去找今晚住宿
今晚住宿 - Jitra (日得拉) 。好陌生又遥远的地方啊 很难想像自己已经站在最北端了
看见当地华人总是有亲切感。 想家了吧

 时间也过得很快,已经来到晚上了就在附近用餐...过后就快快回旅店休息, 太累了 
怎知不知是不是太累, 睡迟啦...其实也不会太迟...8点
梳洗后前往鸟点 -Hutan Lipur Bukit Wang (武吉旺森林公园),这座森林公园看来已经很久
没有人来看管, 走进时看见一些公共设备都没维修。只有我和鸟友进去, 这里目标也是
我每次错过的, Pin-tailed parrotfinch - 长尾鹦雀。以我所知, 要看见这鸟必须找到竹花树,
 尤其是开花时可以说必看见它们踪影, 都是它们爱吃地竹花。而且幸运的这颗竹花树
长得不高, 发达咯。将低,    一定很好拍。(统统自己想)发梦没将早。大概走了一公里路
终于看到这颗竹花树,但是目标怎么一只都看不见, 还是等...不久朋友就注意到这颗竹花
后方有动静, 哈!果然是你们...3只。但是在后方, 有一定的难度, 惟有等它们出来...

很可惜, 很多机会都蛮开放式可以拍到, 不过背光太强烈, 很多照片都挂了 
最后回去看了图, 也只有3张可看。 好过没有吧

Pin-tailed Parrotfinch (Male) (Erythrura prasina) - 長尾鸚雀 (雄) - Lifer
Pin-tailed Parrotfinch (Female) (Erythrura prasina) - 長尾鸚雀 (雌) - Lifer
Pin-tailed Parrotfinch (Female) (Erythrura prasina) - 長尾鸚雀 (雌) - Lifer
这彩色鸟确实讨人欢喜吧...大概拍了1个小时多, 多数玩捉迷藏。好了, 得快出去, 因为要下雨了, 但是还是雨比较快...我和鸟友也没办法淋着雨快步到外面小食店面等雨停
外面还有一颗刚长满花的书, 吸引着各种各式的鸟儿出来, 但是总是力不从心, 主要目标
都到手了, 不在乎是吗? 哈哈, 不是的...因为颗花树长得高, 鸟儿也站得高。但是时间尚
早, 就往下个鸟点看看 -槟城 - 大山脚玻璃主山 (Taman Rekreasi PBAPP Bukit DO)。
这地方对于其他鸟友不陌生吧,来这里定拍猫。朋友很快的找到猫猫给我,可惜
我不争气,怎拍都是糊掉。最后还给飞走。逗留不到半小时。

Buffy fish owl (Bubo ketupu) - 馬來漁鴞
 过后就前往太平附近用餐,然后就收拾大包小包回去朋友家拿车。终于在6时左右
可以回家咯,一来想家, 二来就是要在天黑前走完那段黑暗的路。这里真的充分感谢和
感恩朋友指点和一切一切。KAMXIA ya。
毕, 谢阅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