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July 2017

假期 | 惊喜 | (下)

假期 | 惊喜 | (下)

是滴, 没错。惊喜就是Himalayan cutia - 斑胁姬鹛。话说在Wiki里可以看见
马来西亚也有它们的影子。可惜要见它不容易,比起迁鸟还要困难。
它的出现确实难以捉摸。对我而言运气第一。对很多鸟友来说应该不陌生吧,
也是大家追逐的目标之一。也听说过一些鸟友拍了10多年也不曾看过此鸟。
最幸运也只有听见它们鸣叫声。

续猫头鹰后第二天就上山去,其实老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说要上山,
但是一直拖延到至今。其实5月后山上基本上可以说没有鸟人会去拍鸟,
主要的迁鸟都已经回国。当然还有一些留鸟可以拍。
所以我上山目的是探望住在山顶的“主人” - 大家都称他为伯隆。
第一想到现在是马来人新年,而且他需要新年期间工作,而且我本身不想只有鸟拍时
才上山找他,没事就不见人。毕竟伯隆本身也提供了不少资讯给我。
所以有鸟没鸟拍礼貌上都必须探望下老人家,当然器材还是会带上,
 哪知道会出现什么好料。;P

当天早上大概7点半就到达山顶,还好不会很大雾。也遇上一些年轻人在这儿露营,
真佩服他们。晚上一定超冷。暂时还没见到伯隆出来,就爽爽试看看传说中的
斑胁姬鹛会不会突然就在我面前出现,发梦也没那么早吧。不久,好像听到有回应,
但是很远,也不确定。因为也没听过它们叫声。没多久伯隆终于出来啦,
快快来帮满听听是不是斑胁姬鹛,他的答案。不敢开心太早,听见声音只是一点甜头。
 一个5分钟过去,也不再听见它的叫声。伯隆也说,不如拍其他的吧,
听见声音也不是第一次。伯隆或一说完不久。。。目标
就从远处飞来咱们面前。。。
!这种刺激和兴奋难以形容 ,差点措手不及。 ~ \^ 0 ^/ ~

Himalayan cutia (Cutia nipalensis) - 斑胁姬鹛 (雄) - Super lifer
Himalayan cutia (Cutia nipalensis) - 斑胁姬鹛 (雄) - Super lifer
Himalayan cutia (Cutia nipalensis) - 斑胁姬鹛 (雄) - Super lifer
Himalayan cutia (Cutia nipalensis) - 斑胁姬鹛 (雄)- Super lifer
拍摄虽短暂,但已经可以收货。听伯隆说这里一时出现3只,2雄1雌。
不过今天出现的只有一只雄的。难以想像可以拍到这家伙。希望下次可以拍到雌的。
好了,也到附近拍拍其他留鸟。。。

Large Niltava (Niltava grandis) - 大仙鹟 (雄)
Lesser shortwing (Brachypteryx leucophris) - 白喉短翅鶇 (雄)
 终于可以重拍这家伙,上次大雾不很清楚。
Lesser shortwing (Brachypteryx leucophris) - 白喉短翅鶇 (雄)
Lesser shortwing (Brachypteryx leucophris) - 白喉短翅鶇 (雌)
唯一一张雌的白喉短翅鶇,蛮怕人。。。警觉性很高,出来大概6秒之内就飞走。

Golden-throated Barbet (Megalaima franklinii) - 金喉拟啄木 - Lifer
 幸运地又一只拟啄木鸟记录,站得蛮远。希望下次可以拍拍近照。
过后就收拾和伯隆谈谈鸟经。很快地来到下午时间,也不打扰伯隆休息时间。
下山午餐去,开心ing!

毕,谢阅看。



3 comments:

  1. 哇!恭喜恭喜。shortwing 和 Cutia 我都没拍过哟!

    ReplyDelete
  2. You got so many rarity this trip! Congrats

    ReplyDelete
    Replies
    1. Thanks Mike, but the golden throated bb rare too?

      Delete